相关文章

鸡犬不宁并非区区小事(图)_太原新闻_晚报_山西新闻网 - 主流媒体 ...

1你家的公鸡,怎么总在五点打鸣?

养鸡人反驳:你能拿个分贝仪,测量出噪音吗?

“凌晨5点左右我们就被公鸡打鸣声吵醒,这可咋办呀?”上周末,迎泽区解南二社区住宅楼居民前往社区调解委员会求助,投诉同楼有人家养公鸡打鸣太扰民。令调解员颇感无奈的是,连日来,她们多次入户,建议养鸡人把打鸣鸡送走,养鸡人挺不乐意。

公鸡打鸣比闹铃还准时

解南二社区调解员说,养鸡的居民将家养鸡圈养在了阳台上,来社区投诉的居民反映,凌晨5点左右就能听到公鸡打鸣,鸡叫声显得特别大,即使他们关紧窗户,也起不到多大效果,时不时还能听到有母鸡拍打翅膀应和的吵闹声。他们一家人现在是听鸡打鸣就醒,比闹铃还准时。

碍于情面,四邻一直没有直言。最近一个多月,可能公鸡长大了,大家不堪半夜鸡叫。有人建议换个地方养鸡,实在不行换成母鸡养也行,只要别再打鸣了。

养鸡人抵触调解

社区调解员找到养鸡居民,对方反问,有人能养猫狗,他为啥不能养鸡?要他处理打鸣鸡的前提是,社区必须拿出证据和相关不让养鸡的文件给他看,或者找个分贝仪测量一下,公鸡打鸣有没有达到噪音扰民。

社区工作人员上网查找到了有关城市居民区不允许饲养鸡、鸭、鹅等家禽家畜的规定,并打印好送给了他。他收下后只说了句:“好的,我看一下。”始终没有让社区工作人员进家看看。

调解员分析说,人家可能也有自己的苦衷。从小养大的鸡,有了感情不舍得送走?“但不管怎样,他就是不肯和我们细说。”调解员皱起眉头。

蒙黑布、做手术,有办法不让公鸡打鸣

本报记者连线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专家傅金銮。傅金銮介绍说,公鸡打鸣是生物学特性,和人一样属于性成熟的一种标志,公鸡要通过打鸣吸引母鸡配种繁育后代。公鸡不只在早上打鸣,白天各个时段都会,只是早晨打鸣划破了黎明的宁静,人们容易听到,印象深刻而已。

居民楼里养鸡的不多,如果想让宠物公鸡不打鸣,可以尝试在鸡舍外蒙上黑布“欺骗”公鸡,延缓它的打鸣时间。她解释说,鸡靠脑垂体识别外界,在鸡舍外蒙上黑布,让它感觉还是黑夜,不感光不受外界光线刺激,它就不会打鸣了。不过,这只是延缓公鸡打鸣的方法,在上午8点左右就应该摘掉。同时,在公鸡打鸣前提前介入,如喂公鸡食儿、把公鸡抱在怀中,让它们感觉到关爱少打鸣。

此外,养鸡人还可以到专业的宠物医院等机构为家养大公鸡做声带破坏手术,但对公鸡伤害相对大一些。

本报记者 马继玲 实习生 齐馨

【民生·民声]

鸡犬不宁人呢?

两桩事,离不开鸡犬不宁。说到底,不安宁的都是人。可能是私心作祟,可能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争端已起,不论哪一方,将心比心,开诚布公、坦诚相见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存私利,更要顾大义。公德可贵,行善举,才能享欢愉。在一个私利盛放,人人利己的氛围中,私利不仅无以保障还会害了自己,反倒是人人律己了,才可能实现人人利己。

不信试试。

赵晋燕

2“小白”“球球”是被毒死的?

养狗问题,让小区居民出现对立

几天前,迎泽区青年路三社区办公室来了一位六旬居民,邮电大院小区的养犬户孙师傅,她面色凝重地说:“小区里死了几条狗,我怀疑被人投毒了!”“啊?”调解员王德萍一听呆住了,孙师傅说她虽然没有看见,只是担心小区管道里坐月子的流浪狗和她家的小狗。

这是怎么回事?6月19日,本报记者前往青年路三社区邮电大院。

狗死亡症状相似,居民心生疑惑

当日上午,在邮电大院小广场前,孙师傅指着一个角落说,今年四五月份,流浪狗小白就死在这里。小白在这里流浪了五六年时间,一直受到热心居民的照顾。有人定时会喂它火腿肠、鸡蛋和煮红薯。

孙师傅说:“小白死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也没受外伤,听说死前抽搐着,嘴角吐白沫。”她说,去年存车棚吴师傅的狗症状也相同,生生疼死在了草坪上,是她亲眼所见。她怀疑,它们都是吃了有毒的食物。

小白已经死了,让孙师傅和其他一些养狗居民担心的是,小区一个角落的管道里,一只正“坐月子”的流浪犬和它的小狗崽。“特别担心!”孙师傅皱着眉头说。

存车棚的吴师傅说,流浪狗小白怎么死的他不太清楚,但是“我家土狗球球多半是被毒死的”。去年七月份,在存车棚背后有袋鸡骨头和鱼骨头,球球当天中午吃了,晚上就不对劲儿了,疼得它来回乱窜。次日,球球就死在了草坪里。

在他看来,小区里有居民确实不太喜欢狗。“我现在又养了一条狗,每天上午十点就牵回屋里来了。”“也许我这是瞎猜的,也可能是狗瞎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对于孙师傅的怀疑,一些小区居民不以为然,还有居民很肯定:“给狗投毒,没人会干这事!”

王德萍说,流浪狗是否被毒死,不是谁仅凭猜测就能下结论的。

关于养狗,居民态度两级分化

随后,记者在青年路三社区邮电大院对居民进行了随机采访,在小区内养狗的问题上,明显呈现两级分化。

养狗居民韩女士说,每天家人上班,全凭小狗博美在家陪伴她解闷,听到有啥风吹草动,小狗就“一级战备”,让她在家里感到格外安全。一位养狗的老年居民表示,儿女不在身边,他以前特别孤单,养了宠物狗后,你得照顾它,生活丰富起来,逗逗狗一天过得好快。

也有一些老年居民对小区养狗极为痛恨。“讨厌死了!大院里狗屎遍地!”一位65岁的老年居民说,他们一不留神就会踩上狗屎。还有一次,他买菜回家,一条狗冲他扑来,咬住裤腿就往外扯。此外,还有一些遛狗的居民,大清早遛狗时“宝贝”、“豆豆”的大呼小叫,搅得老年人睡不安稳。

还有带孩子的家长表示,最怕遇到的是大型犬,看到就得躲着走。

青年路三社区主任李艳芬表示,小区里老年居民居多,隔三岔五就有关于宠物狗、流浪犬扰民的投诉。其中,狗屎多居首位,其次是不拴狗、狗扰民、喂养流浪犬有安全隐患等。为此,社区曾多次张贴通知,提醒养狗居民看管好自家的宠物犬,文明遛狗。

狗患其实是人之过

“狗患其实是人之过。”李艳芬表示,是不文明养狗行为的存在,导致了小区狗患纠纷时有发生。她认为:居民提高文明养狗的意识已迫在眉睫。

李艳芬介绍,邮电大院里有养狗户约30户左右,流浪狗五六条。她建议,居民在遛狗时要多为他人感受考虑。小区物业工作人员也表示,狗是人类的朋友,养狗也能体现公民的公德心。但是,有人天生就怕狗,有的人可能对狗毛或者狗的气味感到不舒服,这些养狗者都是无法预料的。只有当养狗居民考虑到他人的感受时,文明养狗,别人才会慢慢接受狗,喜欢上狗,不去伤害它们。

此外,李艳芬表示,居民如果遇到狗意外死亡的情况建议尽快报警,请公安机关协助解决,避免猜测扰乱了小区邻里关系。

本报记者 马继玲 实习生 齐馨